多CP,不拆不逆,博爱的水瓶

瀚海藏花

 答应给湿湿 @丰十二驴 的贺文啦,祝实习工作顺利!

全文5400,短小又狗血,希望不要嫌弃啊……

除了湿湿拒绝转载,就不打tag了


Cp:藏花 明唐

 

“他终于从茫茫人海中,摘下属于他的那朵花。”

 

正文:

 

叶枫辕刚刚结束一场在成都的插旗,他摔了鼠标,离开桌前,把自己扔在床上.

于是唐宇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见这个人在床上挺尸。

他略带嫌弃地路过,踢了踢叶枫辕从床铺上支出来的腿,随口问他怎么了。

谁知叶枫辕一骨碌爬起来抱住了唐宇大腿开始嘤嘤嘤,唐宇烦躁地扯开他:“日,快给老子说,人高马大的一个alpha还嘤嘤嘤,丢死人了!”

叶枫辕作小媳妇委屈状:“刚刚在成都闲逛,结果一个明教过来就要插旗,啊啊啊,他把我杀了,我死的好惨啊。”

唐宇没理他,漫不经心地说:“插旗而已,又不会掉经验,死了就死了呗。”

叶枫辕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悲愤:“但是,我暗恋的那个花刚好经过,我就这么背摁死在他面前了啊!”

闻听此言,唐宇“噗”地笑出来,被跳下床的叶枫辕掐住脖子左右摇晃,“好好好,帮你报仇帮你报仇,放开老子!”

“谢谢爸爸!”叶枫辕及其狗腿地为他鞍前马后打开电脑登陆剑三。

 

叶枫辕是W大文学系的大二学生,身高一米八五,长相周正的大A一枚,玩“基网三”这个游戏是被舍友唐宇安利的,他从小到大没玩过什么游戏,唯一的爱好是看武侠小说,于是他就被这个古香古色的风景,侠气逼人的门派设定深深吸引,无法自拔了,他姓叶,杭州人,选择藏剑简直是命中注定,一边这样感慨着,一边老老实实把自己的真名打上去了,唐宇在旁边JJC抽空看了一眼他的屏幕,喷了,差点被对面道长的气场控住。

“你怎么用真名啊?”手忙脚乱的结束这场11,唐宇问他。

“啊?不能用真名吗?”叶枫辕一脸天真的懵逼。

“算了,不能对你这个没玩过游戏的人要求太高。”

唐宇则学的计算机,他倒是个标准的游戏宅,意识优秀,水平过硬,常年红名。作为四川人,他对唐门倒是情有独钟,他一个beta每天给一个脸滚键盘的alpha各种救场,心好累。在他的压迫下,叶枫辕安安分分地做一个PVX,每天看看风景截截图,氪氪金买校服,遇到心仪的装备挂件就求唐宇带他刷,倒也没惹过什么事。

但是最近,专注于划水的叶枫辕突然转性,跟着唐宇混迹于成都,唐宇把过来插旗的人都挡了,叶枫辕心安理得地划水。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对唐宇说:“爸爸,我好像恋爱了。”

唐宇:???

唐宇不可思议:“什么时候?这么迅速,没看出来啊你,乖宝宝也会搞网恋啦?”

叶枫辕纠结地绞着手指:“没有,只是暗恋,我没跟他搭上话呢。”

“来来来,快给我指指,哪个小妖精入了我儿子的法眼?”

顺着叶枫辕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长发飘逸的万花用浮花浪蕊结束战斗,深紫色校服无风自动,仙到极点。

“爸爸,他好帅~”

噫,唐宇被他荡漾的语气惊出一阵鸡皮疙瘩。

自此,就算唐宇没有上线,叶枫辕也会去成都蹲守,误伤倒是偶尔会有,但是像这次直接死在暗恋对象面前的情况倒还是第一次发生,叶枫辕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唐宇登上了游戏,按照叶枫辕的指示找到了那个明教,只是……

“帮主?!”

ID为陆渊的明教也注意到了唐宇,上前来打招呼:“唐霆你来了。”

唐宇此人天不怕地不怕,好强更慕强,帮主陆渊就是那个让他倾倒不已的人,更别提他的声音到气质都和唐宇的暗恋对象莫名的像。

唐宇在叶枫辕灼灼的目光下硬着头皮回:“啊啊是啊,帮主好久不见……”

陆渊回复:“切磋?”

“啊?切、切磋啊,呃……行?”

接着叶枫辕就见证了他爸爸被对面明教摁着打的全过程,械被缴了,想跑被拉回来,唐门近战硬伤,唐宇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后生无可恋地看着自己的角色死在陆渊手下。

当他还躺在地上挺尸的时候,陆渊又发来了消息:“我记得你是W大的吧?大家讨论周末面基,你看看群里消息,我先下了。”

唐宇能怎么办,只能颤颤巍巍地回了句好。

叶枫辕感到了一种被背叛的委屈,他把自己委屈巴巴地团成一团,坐在角落,看着成都人来人往的插旗狂魔,一种菜鸡的孤独感油然而生。

突然,他的主观视野里出现了一双鞋,深紫色,再向上看去,经典的万花破军校服,十个花哥九个都是这套,但在叶枫辕眼里,穿他身上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一看ID,果然,正是他的暗恋对象,萧纵酒。

萧纵酒一站在他面前,密聊他:“需要帮忙吗?”

叶枫辕幸福的都要冒泡泡了,打字打得飞起:“我操作太菜了,打不过他们…呜呜呜…”

萧纵酒又回:“那你跟着我吧,我帮你挡。”

“真的吗?大神么么哒~”

他们互加了好友,叶枫辕跟在萧纵酒身后不知道乱转到哪里去了,彻底把他的唐宇爸爸抛到九霄云外。

半晌之后,萧纵酒开口问:“你的ID…是真名吗?”

“是啊~”

“那你是W大的学生吗?”

“???你怎么知道?”叶枫辕有点懵,他暗恋的居然还是三次元熟人吗?

“……师兄,我是萧然。”

“!!!”

萧然何许人也,W大中文系大一生,他俩妥妥板上钉钉的直系,还都是文学社的成员。萧然之所以出名就在于刚入校时,因他长的白净又瘦小,好几个手脚不老实的A前去骚扰,全被他揍得鼻青脸肿,自此“萧然是个强A”的流言就传开了,但第二性别始终是校园里不轻易公开的资料,除了亲近的同学,谁也不知道。

居然是萧然!叶枫辕感觉到了人生的戏剧性。想要勾搭上这个传说中的“强A”,那只有一种方法了吧?真是A生艰难。

 

于是第三天,唐宇拿着个包裹进来:“你买的什么玩意啊?还急着催我去拿。”

叶枫辕快速拆开包裹,掏出喷雾就往自己身上喷,一股柑橘味,和他的信息素味道一样。

唐宇一个beta感觉不出来他有什么变化,拿起瓶子一看:“omega伪装剂?你疯了吧,不好好当你的A,装什么O?”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快深秋了,叶枫辕却穿着他剪裁时尚薄得发指的那件风衣,踩着小皮靴,一副时尚达人的样子。

唐宇忍不住嘲讽:“打扮这么光鲜,打算去哪招摇撞骗啊?”

叶枫辕杵在镜子前细细打理自己的刘海:“哼,单身狗,你懂什么,连暗恋的人都没有。”

唐宇脑中不自觉浮现出一个沉稳的身影,干咳一声:“呸,你又知道了?”

“哦?有情况啊?”叶枫辕转头看他,并附送一个挑眉坏笑。

“快滚快滚!泡你的汉子去!”

叶枫辕极其得瑟地出了门之后,脸上的笑容便垮了下来,嗅了嗅身上的伪装剂,确认已经生效了之后,磨磨蹭蹭的往活动室走,今天文学社要开会,准备出一本短篇合集,作为骨干力量,他们中文系的学生便是首当其冲,叶枫辕和萧然跑不了要碰面。

唉,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一个比他高比他壮的O啊。

抱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叶枫辕推开了活动室的大门,在后排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成员们陆陆续续进来,三三两两抱团扎堆,很快就只剩下叶枫辕周围空出来了。

又是一声门被打开的声音,但是叶枫辕就是觉得全身上下的敏感雷达瞬间开启,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用余光拼命的瞄,萧然环视一周,萧然看见他了,萧然走过来了,萧然……萧然在他旁边坐下了。他全身上下都在贪婪感受萧然的气息,清淡的雏菊花香里隐隐有一丝威压,啊,真的是个alpha啊,这波O装的不亏。

萧然跟他搭话了:“师兄,没想到你也玩剑三啊。”声音很轻,带着些水流砂金的微哑,在叶枫辕的心上悄悄的挠。

叶枫辕结结巴巴地解释:“嗯,是我室友推荐的,感觉很有意思,但是我第一次玩游戏啦,操作不行……”

萧然沉思片刻:“那下次我们可以组队,我带你一起。”

叶枫辕心里乐疯了,面上还做出羞涩又惊喜的表情:“真的吗?太好了!”

那天开会,社长讲了什么,任务如何分配,叶枫辕统统不知道,他只注意到了萧然,在线上隔着层层数据的轻纱,虚无缥缈的惊鸿一瞥,毫无征兆的就动了心,直到见面的那一刻,过往种种在脑海中不甚清晰,唯有当下的一分一秒最是魂牵梦萦。

 

唐宇在帮会群里看到了他们发的面基聚会通知,就在W市,正是周末,不同城的成员乘着交通工具千里迢迢赶来,而自己就在城里,不去显得太不尊重了,才不是为了去见某个人,唐宇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真到那一天的时候,他紧张了,有些许激动,提前了四十多分钟就到达了饭店,而屋里只有他的帮主,他在群里给的包厢号前深呼吸数次才推门而入。

当他看见里面坐着的人时,瞬间大脑当机:“师、师兄…”

陆渊就是陆鸿影,他专业课计算机编程的助教,也是W大计算机系研二的师兄,更重要的是,是他从大一起就暗恋的对象。

陆鸿影研一的时候就是他们班的助教,负责在教授没有时间的时候,帮助他们这群大一小白们解决专业问题。

而唐宇就是在一次编程作业中写了个死循环,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而去讨教,从而沦陷在对方的眼眸中。

唐宇是个beta,按理说感受不到信息素躁动,但是他的的确确闻到了陆鸿影的alpha信息素味道,是醇香的红酒,从此,他就醉了。

陆鸿影抬头看他,眼眉放松:“唐宇?是你啊,真巧。”说着拍拍身边的座位,示意他过来坐。

唐宇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又怎么坐在他旁边的,他满心满眼的都是旁边的那个红酒味的alpha。

他在陆鸿影的认真注视下丢盔卸甲,结结巴巴地回答着他的问题,期盼着其他成员早点来,却又贪心的想要独处,时间过的太慢了,既甜蜜又煎熬。

终于,包厢渐渐被人填满,大家互相自我介绍,二次和三次的空间短暂地重叠,在陌生的脸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唐宇有些晕眩迷糊,他性格不错,又讲义气,大家都很喜欢他,推杯换盏之间就爱灌他,这一晚上喝了不少,半梦半醒间,他感觉自己被人抱起,熟悉的味道,滚烫的温度一路烧到他心里。

他情不自禁地就说了喜欢,搂住他的那条手臂僵硬了一瞬,随即抱得更紧了些。

后面的事他不记得了,宿醉后睁开眼,头痛欲裂,宿舍里叶枫辕见他醒了,连忙递上一杯水。

“唔,我怎么回来的啊?”

叶枫辕把空杯子拿走:“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一个帅哥把你抱回来,我就把你扛上来啦。”

唐宇慢慢回想自己睡着前都说了些什么,想穿越回去扇自己两耳光,他两眼发直,脸色涨红,叶枫辕一看:“不是吧?真有情况?”

唐宇把脸埋在手心,声音模模糊糊:“你闭嘴。”

 

叶枫辕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他看着对面广袖飘飘的万花,心里美滋滋。

这已经是他和萧然一起打JJC的第四天了,尽管萧然操纵着萧纵酒奔赴在揍人的最前线,而他在后面苟。

他线下跟萧然一起玩过三次了,虽然每次不是图书馆就是博物馆,叶枫辕还是觉得终有一天他可以成功攻略萧然。

当气温一度度下降,身上的衣服日渐加厚时,距离叶枫辕在日历上大大标红的圣诞节也没几天了。

唐宇拿起台历,看着上面叶枫辕写的“一定要告白!!!”飙泪狂笑。

叶枫辕拿眼睛瞄他:“你笑什么笑,说的好像你没什么打算一样。”

自从那天帮会面基的尴尬表白之后,唐宇和陆鸿影又偶遇了几次,陆鸿影见到他也是和以前一样温柔的笑着,网络上他也主动找唐宇打过几次22,唐宇摸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但他又的确是听见了唐宇的表白。唐宇估摸着圣诞节的时候郑重地告一次白,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令他们忐忑的圣诞节终于到来,叶枫辕在出门前差点把这一罐Omega伪装剂喷完,呛得唐宇不停打喷嚏到鼻尖发红。

叶枫辕一早就和萧然约定好在市中心的商圈完成这次约会,当他们俗不可耐地抱着双人份的爆米花和饮料步入电影院时,叶枫辕忍不住在大脑中回忆必要的约会流程。

唔,看电影,喝咖啡,吃西餐,压马路,真是个俗套又不出错的计划。

一场电影看下来,叶枫辕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西欧历史题材的电影都演了什么剧情,萧然感叹:“最后主人公也算是成功了吧。”

叶枫辕自然的接口道:“是啊,结局他的生活真的很幸福。”

萧然颇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可他最后死了啊。”

“……啊哈哈,我指的是他的成功。”

好歹是糊弄过去了,叶枫辕总不可能说自己看着萧然被光影打出的侧影看入迷了,没空管剧情。

接下来的一切安排似乎都顺利的不可思议,当他们摄入了适量的酒精之后,被刺激的肾上腺素拼命飙升,伴随着血压升高心跳加速的症状,让大脑迅速兴奋,所以,莫名其妙的,叶枫辕左瞅瞅右瞧瞧,看着面前这个比他矮上大半个头,白净纤细的少年,把他,壁咚了。

天啊,幸福来得太突然,不敢相信!

叶枫辕抬手捂脸,想要给过热的CPU降降温,在萧然眼里,这动作怎么看怎么娇羞。

于是他清清嗓子,开始面无表情地陈述他的告白台词。

叶枫辕……叶枫辕的表情像是幸福的快厥过去了,他没听完萧然的长篇大论,长臂一挥就把萧然揽进了怀里,卡得对方喘不上来气。

萧然用力锤他的背,在他怀里阴森森地磨牙:“连人话都不听完,你是准备要投胎吗。”

叶枫辕觉得他新晋对象的小脾气也可爱极了,顿时抱的更紧,又引起了萧然的一通暴捶。

“别打了别打了,好痛啊,我松手就是了。”

于是路人们就目送着一个一米八五的男子小鸟依人的缠着比他矮大半个头的男生的胳膊远去。

得偿所愿的叶枫辕在寝室里晕乎乎的傻乐一整晚,并没有发现他的唐宇爸爸出门夜不归宿的事实。

 

第二天一大早,想着早起去约会的叶枫辕,和做贼心虚的唐宇在门里门外面面相觑。

叶枫辕往前一扑抱住了唐宇想跑的腿,把他拖进门里。

他悲愤地指着唐宇系的牢牢的领口:“我才脱单,你就已经破处了?”

唐宇破罐子破摔:“是啊,你爸爸就是你爸爸,就说你服不服气?”

叶枫辕继续哀怨:“是哪家的小妖精!说!”

唐宇有心糊弄:“还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还在装O的人是没有前途的!”

叶枫辕的重点一下歪了,是啊,他一个A装O好不容易把心仪的A泡到手了,但是!爱的鼓掌的时候怎么办?真的要委屈一下躺平吗?

这个问题在元旦两人相约跨年的时候得到了解决。

他们跑到S市的海滩上看跨年烟火,整个城市都在他们脚下不眠不休,没开灯的酒店套间里,他们在落地窗前相互凝视着对方的身影,气氛旖旎。

也不知道是谁先吻上谁,唇舌交缠,扣在脑后的手指轻抚着发丝,他们无比契合,在这样的意乱情迷中,信息素失控爆发。

叶枫辕是柑橘味的,萧然是雏菊味的。

只不过……

“你是个O?”

“你居然是A?”

第二性别调换,两人二脸懵逼,然而箭在弦上,管他三七二十一。

干了再说。

 

END


评论(2)
热度(3)
  1. 丰十二驴渡舟人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你!!听到了吗我爱你!太可爱了爆炸!!!!!

© 渡舟人 | Powered by LOFTER